医疗服务2.0时代:地域化并购、谨慎性翻新、与支付方

发布日期:2019-02-27   浏览次数:

第一个要害词:“地域化并购”,反映了医疗服务工业的地区化特点。医保政策不同、疾病谱的差异、医生属地化培养等这些因素都决定了医疗服务范畴的并购不能太过分散,到处开花的并购策略会让企业陷入尾大不掉的困境。

还有华润与凤凰分辨,依然是并购整合后磨合失败的案例。2015年4月,华润公布了与凤凰的配合盘算,这项斥资近40亿元港币的交易,缔造了一个领有108家医疗机构,共计总床位数超过12000张的亚洲范畴最大的医疗服务集团。然而三年从前了,集团的经营业绩并未改进,去年年末凤凰高管也发生了大规模离任。乍看惊疑,但事后细思,亚洲最大的单体医院郑大附一院的床位诚然超过万张,但尚且都在一家医院之中,而华润凤凰的12000张床位分散在全国各地100多家不拘一格的医院之中,其管理难度可想而知。

然而等到医疗产业发展到必定阶段,良币无奈轻易驱逐劣币,投机自然无奈跑赢投资,泡沫破灭后,仅靠概念吹嘘而膨胀的投机者造作露出了真面目,这时医疗投资未然进入价值取胜、翻新为王的2.0时代。

我在很多场合都提到过医疗投资正在进入2.0时代,何谓2.0时代?当然是跟1.0时代比较,产业模式、投资逻辑的全方位升级。从前十年,能够说是医疗投资的黄金时代,只有概念新、规模大,一定可能得到市场追捧。与此同时,投资范围更是泥沙俱下、错落不齐,充斥着大量投契者而非真正的投资者。但因为机会正在孕育,市场刚开闸,所以进场的投资机构几乎都能分得一杯羹,但至于是否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则不得而知。可能说,1.0时代的代名词是“野蛮成长”、“分量轻质”。

我始终认为医疗投资2.0时代有三个关键词:“并购”、“翻新”、“产融结合”。并购是企业做大的前提,创新是企业做强的症结,产融结合是企业实现品牌化资本化证券化的重要手腕。具体到医疗服务领域,我以为这三个关键词还需要有所丰富,就是:“地域化并购”、“谨慎性立异”、“与支付方联合”。

这方面的教训很多,比喻寰球最大的病院团体HCA。资本界的长袖善舞,再加上并购手段的高歌猛进,培育了巅峰时期在寰球20多个国家占领近500家医院的巨无霸医疗集团。然而高速扩展的代价就是经营效率的下降,同时区域过于疏散导致治理成本高企,所以HCA后来经过一系列的调解,医院范围削减到了当初的100多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7-2025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